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9

communicating with diplomacy and professionalism – O Canada

  科学家在她的博里谈到她最近上的一门关于外交性职业性的交流技巧的课, 很有体会。由于文化差异,我们倾向于直接表达我们的意思,不太会与人讨价还击,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职场上的发展空间。   举个例子, 如果面试被拒绝,你会进一步跟进,要求对方聘你吗?好像几乎不可能。   继续那个牛人的故事。前边一篇文章里谈到一个牛人,在面试被拒后,给雇主发了一封邮件,终于说服雇主C聘用她。   在邮件里,首先她对C给她回音表示感谢,并对拒绝的决定表示尊重。然后她谈到希望能考虑她的特殊背景(她用了Diversity 这个词,暗示她的少数族裔和听力障碍的背景)重新评估她的能力, 并指出,因为她特殊的背景,很可能她的能力并没有在面试中全部展现。然后她列举她在银行的工作经历,专上文凭,以及新近拿到的微软证书,确定她能胜任面试的位子。她还提到,她将这封邮件同时发给了A,一个非营利机构的就业顾问,和B,她就读学校的付校长, 希望C能够在考虑各方利益的前提下作出新的决定。C当即表示会重新考虑。A和B 在接到这封邮件后,分别给C打了电话,游说C雇佣她。一周之后, 她接到通知被录用了, 连Reference Check 都免了。   很有意思吧。其实本地人很推崇外交性职业性的交流技巧, 而且在我看来,在职场上使用这种技巧可以把很复杂的事情简单地搞定。关键都在当事人的情商和涵养,就像科学家说的。   最后感谢科学家给了我写这篇文章的灵感 – 这看起来有点象职业性的外交语言哈!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4 Comments